规模化养殖平抑蛋价波动

 公司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15

日前,农业农村部网站发布监测数据显示,全国鸡蛋平均批发价为9.76元/公斤,比3月份低位时期上涨44%,山东地区上涨38%。而经济导报记者发现,个别地区的蛋价今年上半年以来达到了几乎翻番。

蛋价为何居高不下?经济导报记者调查获悉,猪肉和鸡蛋价格有联动效应,时常一同涨跌;另有养殖户反映,近半年来饲料、人工等价格上涨较快,纵然蛋鸡存栏量不低,但成本居高不下造成蛋价难降。

虽然同样涨幅较高,山东蛋价的波动却低于全国平均水平。究其原因,主要是蛋鸡养殖出现规模化趋势,订单养殖、多元化经营等也平抑了蛋价的波动。而且,未来随着精细化管理的深入,蛋鸡成本有望进一步摊薄。

肉蛋联动

最近,济南华联鲜超某店负责人注意到这么一个情况:“猪肉和鸡蛋价格有联动,总是一个先动另一个就跟着变。而这半年的‘主旋律’是涨,结果肉蛋联动涨成现在的价格。”

6日,在该超市,带膘三号猪肉零售价为16.9元/斤,鸡蛋则是5.8元/斤。 这种价格联动不只出现在山东一地。根据3月7日农业农村部发布的“农产品批发价格200指数”,当时全国鸡蛋平均批发价是6.85元/公斤,而此前一天,猪肉的平均批发价是18.01元/公斤;到了7月31日,猪肉涨到了24.56元/公斤,上涨了36.4%。

全国平均价格如此,局部地区更甚。根据中国蛋鸡信息网的数据,2月12日,北京的鸡蛋批发价甚至低至4.88元/公斤;到了7月14日,则升到了9.68元/公斤,几乎翻番。而在同一时间区间,北京猪肉的批发价格也几乎翻了番。 在济南本地蛋鸡养殖户、济南新祥瑞牧业有限公司(下称“新祥瑞”)负责人段振宝看来,鸡蛋与猪肉同属餐桌上常见的动物蛋白类食物,有时候能相互替代,“所以,肉价涨了,大家就会多买点鸡蛋,反过来也是。”

新祥瑞是商河县的蛋鸡养殖大户,目前的存栏量达到6.5万只,商河县又是济南市场鸡蛋的主要产区,故段振宝有一定的发言权。

短期来看,蛋价的震荡也与肉价有关。“7月初有消息称,一批储备肉已经开始投放市场了。受其影响,7月底的蛋价每斤比7月初下跌了0.8元左右。”段振宝说。

段振宝还表示,尽管近半年来蛋价涨势较猛,但在山东,蛋价已经在高位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时间,未来“主旋律”也将以高位震荡为主,因为“支撑蛋价的因素,还在持续生效”。

成本处于高位

2017年,商河县白桥乡骆家村的赵法亮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:停办自家鸡舍。“当时鸡舍存栏约有四五千只,但养蛋鸡实在是不挣钱了。”8月6日,他向经济导报记者回忆说。

像赵法亮这样自家修建的、存栏在万只以下的鸡舍,一般被认为是“散户”。根据此前的一份《济南市蛋鸡调研产业形势分析报告》估算,济南几个鸡蛋主产区,50%以上的养殖户存栏数量都在5000只以下。 资料显示,在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上半年,山东乃至全国,鸡蛋批发价格普遍在2元/斤上下,大量蛋鸡养殖散户入不敷出。

2017年8月,《济南市畜禽养殖污染防治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》出台,要求各县区政府尽快完善畜禽养殖禁养区、限养区、适养区“三区”划定。“我家被划归为‘禁养区’。”赵法亮说,“当时房前屋后的鸡粪没法处理,也确实太不卫生。”

综合考虑之后,赵法亮停办了鸡舍,放弃了养蛋鸡。 散户退出、存栏降低,往往被认为是“支撑鸡蛋价格的因素”。根据“芝华数据”,2017年5月起,国内蛋鸡被大量淘汰。随着赵法亮这样的散户逐渐撤出,当年6月的存栏量下降到10.5亿只,相比上年11月的高位减少了约2亿只。 而今年6月,在产蛋鸡存栏量为9.67亿只,同比增加9.38%,而蛋价却同比上涨了约11.9%,存栏量增加也未能平抑蛋价。

“与肉价的联动能引发蛋价震荡,蛋鸡饲养成本能支撑蛋价高企,此二者才是鸡蛋价格的决定性因素。”段振宝说,“现在,新祥瑞每斤鸡蛋的饲养成本已经超过了3.3元。而占饲养成本‘大头’的是饲料成本,能占到60%。”

根据禽病网的数据,今年3月蛋价处于低谷时,济南市历城区豆粕价格为2671元/吨,玉米为1900元/吨;到了8月5日,豆粕上涨到2866元/吨,玉米则是2044元/吨。根据鸡饲料1:2的配比,以及段振宝目前“料蛋比”普遍为2.1:1的说法,现在每产1吨鸡蛋,需要至少4868元的饲料,合每斤2.43元。由此看来,段振宝所言非虚,而且这部分成本还有上升的趋势。 除了饲料成本,段振宝说,电费、人工费也都是很大的开支:“我们镇是大蒜产地,种植大蒜又需要大量劳动力,这直接抬高了劳动力成本。”

稳定因素出现

在关掉自己的鸡舍后,赵法亮加盟了新祥瑞,从事蛋鸡饲养技术工作。他发现,大型蛋鸡养殖企业与他的家庭鸡舍管理差别很大:“我的鸡舍制冷用风扇,新祥瑞用的是水冷;我上料用人力,这里全自动。而且工人进出鸡舍都要消毒,管理非常严格。” 实际上,经济导报记者在新祥瑞采访时也未能进入鸡舍,只能看到每栋鸡舍外都有两个大风扇交替启动。据段振宝介绍,当温度升高时,风扇连接的水冷系统就会自行启动,“未来我们还要进行环控一体化改造,进一步实施精细化管理,降低管理成本。”

据商河县畜牧兽医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商河县蛋鸡养殖业已有规模化的态势。截至今年二季度,全县蛋鸡存栏167.43万只,禽蛋产量9965.95吨。 规模化不仅能摊薄管理成本,还孕育出了全新的运营模式。“目前我们与济南各大超市签署了订单销售合同,只要参考蛋价不低于每斤3元、不高于每斤5元,我们就会按照固定价格给超市供货。”段振宝告诉经济导报记者。

段振宝认为,这种订单模式最大的好处是,既稳定了养殖方的收益又稳定了超市方的成本,进而平抑了价格的波动。 因为有了稳定的价格预期,现在新祥瑞在安排补栏时,已经摆脱了春节、清明、中秋等蛋鸡养殖的传统时间节点。“这几个节点市场对鸡蛋需求增大,以往必须考虑在这些节点前后让蛋鸡进入高产期,所以要提前160天左右补栏。而如果全行业同时补栏,往往会造成蛋价暴跌。现在,我们补栏时机的选择完全随行就市,也就降低了蛋价暴跌的风险。”段振宝解释说。

今年,新祥瑞还一次性投入300万元兴建了有机肥加工厂,“运用厌氧菌发酵技术处理鸡粪。每天这6.5万只鸡产的粪就能生产5.5吨有机肥,产值4500元。等产能充分释放后,我们还能为周边的养殖户处理鸡粪。”段振宝告诉经济导报记者。

上述商河县畜牧兽医局相关负责人认为,兴建有机肥加工厂,既解决了养殖粪便污染问题,又实现了养殖户的多元化经营。段振宝则更关注其稳定自己收益的作用:“如果再遇到2016年、2017年那种低迷的行情,我就不用着急宰杀蛋鸡、降低存栏止损了,至少鸡粪也能提供一些收入。”

(经济导报记者 杜杨 通讯员 李善成)